不要让“小伞兵”变成“小散兵”

蒲公英中学是由留美博士郑洪于2005年创办的一所非营利性打工子弟中学。学校成立之初,就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扶持。一年过去了,像蒲公英飞花一样的“小伞兵”们现在生活得怎么样了?

不嫌弃 不放弃

蒲公英中学的学生大多长年随父母四处漂泊,所受教育时断时续,这对学生的适应性提出了极大的挑战,同时还影响到了他们的学业。很多初一年级的学生刚入学时,数学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水平,跟不上教学进度,学起来也非常吃力。学校针对这种情况给学生有针对性地补课,现在学生的平均成绩已经有大幅提高。

由于学生来自全国各地,水平参差不齐,社会期望值和学生实际情况之间有很大的落差。一位教师告诉记者:”一周一次的补课目前看效果还可以,但会不会达到理想的效果还不好说。”但是,老师们都把”不嫌弃、不放弃”作为原则,希望看到孩子们有更大的进步。在班主任日志中有的老师写道:”这堂课上得真美”,”我真想给每个孩子写部成长史。”

更年期PK青春期

由于学生的家长是打工人员,忙于生计,加上所受教育水平不高,大多不能够为孩子提供学习上的辅导。有时,有些家长还会把生活和工作上的不愉快发泄到孩子身上。

家长的年龄大多四十多岁,刚刚进入更年期,很多夫妻经常吵架;而孩子们刚刚步入青春期。很多家长疏于和孩子沟通,对孩子期望值过高,喜欢把自己的孩子和别人比。这种比较忽略了孩子的心理感受,东北的小宇就说:”我不喜欢被比较,我妈要是说我,我就不说话,狂写作业。”很多孩子也有类似的经历。

当记者问及他们看到家长吵架的心情时,安徽的小平说:”因为无所谓,所以无所谓。我爸和我妈吵架,就会给我钱让自己一边玩去,还比着谁给钱多,我有时还挺盼着他们打架呢。”四川的小倩低声说:”我们家开饭馆,我妈就让我端菜什么的,我干不好就骂我。”由于家长忽视对学生的尊重,学生混淆了”自愿分担”和”被迫承担”的区别。因为很少得到父母的赞美,小倩平时也不敢大声说话。

“我没想过我的理想”

在家庭和社会所寄予的压力与期望下,蒲公英中学很多同学只知道要努力学习,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明确的认知。很多孩子就是”无所谓”,”混日子”,沉溺到电脑游戏中。小平说他就很喜欢在游戏中打破别人头的感觉。另一部分孩子则拥有着强烈的改变自身命运的愿望,他们大多性格内向?少言寡语?一门心思想”考大学”,”成为汽车设计师”。无论是自我放纵还是内心封闭都可能走向极端,学校也正在着手有针对性地对学生进行心理辅导。

郑校长说:”孩子们在转变,要肯定他们,让他们学会自食其力。让他们心中有一线希望,我们踏踏实实为学生做一点事情比什么都强?quot;这些”小伞兵”们需要全社会的关注,这样,他们才能顺利融入城市的文化和环境,而不是再次成为“小散兵”。

本报实习记者 王春红
(王春红 《中国中学生报》第1271期)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