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郑洪


郑洪—蒲公英中学校长

蒲公英学校的学生和老师

这些孩子们身上是有许多特殊的优点。比如说,他们有一种真诚,这种状态没有完全被扼杀掉。他们特别重感情,特别领情,感恩,这种心态特别明显。

■中国发展简报:蒲公英中学现在有多少学生,这些学生大都有怎样的背景?

●郑洪:学校初一、初二、初三共有380个学生,来自17个省。他们的家庭绝大多数属于北京流动人口里的中下收入阶层,家长大多数做小买卖,比如开个非常小的铺子,推个小车买水果……将孩子送到这里,是家长能够做的最好的选择。

这些学生在来之前,有的在其他打工子弟学校上小学,有一部分从老家的学校转来,还有的是家长知道这个学校后,才把孩子接来的。学生的整个文化知识基础,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水平。

孩子的基础知识特别差,行为习惯等也没有很好的被熏陶过,学校里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说难听的话和大白话一样容易。另外,由于家庭的动荡,与父母的分离,贫穷等问题,这些孩子的心思比城里人还要成熟。这不怪他们,完全是社会的责任,一定要社会承担责任。学校的任务就特别重,这都是教育需要关注的,教育是完整的东西。

■中国发展简报:这样一些孩子存在缺点的同时,是不是也有自己特殊的优点?

●郑洪:这些孩子们身上是有许多特殊的优点。比如说,他们有一种真诚,这种状态没有完全被扼杀掉。他们特别重感情,特别领情,感恩,这种心态特别明显。总的来说特别吃苦耐劳,爱干活。建校劳动时这些学生特积极。

学生在来一年后,变化也是非常可喜的。一开始他们的平均分大概是20分,得10分的孩子占了一半。现在,再考试,更多的得到30、40、50分,甚至70、80分。孩子们的成绩在提高。慢慢来吧,也不可能立竿见影。学校的教学方法是从很多方面做工作,最后促进学生的转变。

■中国发展简报:学校里老师的情况怎样?

●郑洪:教职工共有42个,全职的老师是35个。除了极个别北京的,大多数也是从外地过来。老师们在这里对这些孩子基本上都有些感情。经过这一年,基本在校的老师转变非常大,主要的转变是和孩子们建立了感情,理解了在这里不仅是挣钱吃饭。

咱们学校普遍说一个成功观是什么呢,是把孩子培养成身心健康,能发挥其潜能的一代新公民。老师在这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样大家一起成长,和学校一起成长,教育的目标才会实现。这里给老师的培训比较多,现在用各种方法来提供老师的素质教育,孩子素质教育,首先是老师的素质教育。”世界教?quot;提供了进行培训的资源,希望不断通过外界的教育,让老师的思维能够展开,能够从更深的层次理解什么是教育,这样孩子们就有希望了。

教师的流动性一开始特别大,去年4月份建校,到8月15日开学时,只剩下3个老师,前前后后,走了20多个老师。现在,基本上没有老师想走、不愿意干的。

■中国发展简报:学校目前的困难是什么?

●郑洪:首先是教师队伍,亟待成长。现有的老师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能否在这里找到意义所在,很愉快地接受管理,付出聪明才智?现在学校离好学校需要的老师距离还是很大。这是第一大困难。但这个困难不是谁能帮你解决,只能学校通过长时间的培养来完成。现在没有城里老师愿意来,来了恐怕也不适应。老师的培训资源是非常需要的。第一大难题。

另外一个是经济上。原来我没有了解到学生家里是这样的一个经济条件:家基本是个棚子,灯是看不清人脸的,绝对没有桌子。非常简陋的家,学生没有办法学习,都非常愿意住校。学校300多个学生,260多个学生住校。学校原来没有估计,就租了这么大的地儿。

非营利模式和职业培训之路

只有非营利的模式,没有个人赚钱的需求,才有可能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学生身上,并且吸收社会的捐助来投到学生身上,才有可能带来教学质量的提高。

■中国发展简报:为何要办一个打工子弟的”中学”?

●郑洪:北京已经有了300多个打工子弟小学,但是一个中学都没有,这离中国的义务教育还差三年嘛。

■中国发展简报:为什么别人不来做”中学”?

●郑洪:因为中学的投资大。中学有物理、化学、生物,这需要一些标本、模型、试验,一次性投资很大,比如做一次试验花一次钱。办学校的老板不可能办中学,这样他是没钱赚的。有个老板说他算过帐,太亏,不办。

这里我是想强调,很多方方面面,包括政策制定人,包括关注教育的人士,忽视了一个问题,这么多的打工子弟学校是什么性质?如果是老板办学,老板要赚钱,这些孩子收不多,就收几百快,老板不增添教学设备,教科书用盗版的,老师请便宜的,学校的教学条件不改善,就这样,教学质量不可能有保障。只有非营利的模式,没有个人赚钱的需求,才有可能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学生身上,并且吸收社会的捐助来投到学生身上,才有可能带来教学质量的提高。这是性质决定的。对贫困、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不采取义务教育是不行的。

■中国发展简报:您个人呢?我听说您在美国的十几年间,一直关注着穷人……

●郑洪:我个人就那点事,没什么可说的,都知道,就别说了,真的,这不是一个人能办的事。所以你说个人,就把学校的特点说歪了。真的不能说个人,我一个人能弄得了这个事吗?不可能。全都是方方面面的帮助。现在还好了,很多方面都依靠老师了。这队伍越成长越靠的住了,可以依靠一些老师了。

■中国发展简报:目前学校资金的来源有哪几部分?

●郑洪:我们希望有四类,但现在只有两类。理论上是应该政府有一部分支持;学生交一部分学费;社会上募捐一些;我们自己创收一些。这是我们财务上发展的方向。现在呢,政府支持没有现金,只支持了篮球架和乒乓球台子。我们自己创收呢?现在还不成熟,还没有到那一步。现在主要是社会捐助和收学生的学费。

■中国发展简报:社会上的捐助,都是用何种形式进行的捐助?

●郑洪:有捐书的,当当网第一批就捐了价值10万块钱的书,为这个学校的图书馆打了基础;清华同方捐了50台计算机,我们就有了计算机室。还有捐钱的,有一个单位捐了30万,让建实验室,我们再加上点钱,就把实验室建起来了。捐钱的少数是公司,多数是工薪阶层。大多数是个人工薪阶层,不是富翁,不是大公司。工薪阶层个人捐款占资金总额一半。

■中国发展简报:你认为蒲公英办学的优势在哪里?

●郑洪:在体制上可以有自主的空间,能更好地为学生服务,尤其是为这种特殊群体服务。包括教材,课时的选定都可以因人制宜,因材施教。

■中国发展简报:是不是因为人数比较少,才能做到“因材施教”呢?

●郑洪:不打算弄太大,在我们摸索出比较成熟的办法和对这些孩子很负责前,不想太大。

■中国发展简报:设想的学校的规模是怎样的?

●郑洪:学校的场地比较如意的状态容纳500个学生,这样每年会进来160个左右这样的新生。但这500个学生并不是上完三年就不管了,而是有条件的上高中,我们打算找对口高中学校,找有志于帮助学校,有这种共识的。大部分上不了高中的,给他们做职业培训,我们要对这些孩子负责。职业培训对他们来说是非常现实,社会也是更需要的。三年完了,学生们还不能立足社会,等于没有解决问题。所以还是要把下一步路找出来。职业培训我们正在研究中。

(中国发展简报 徐辉 2006年12月刊 No.33 \ 2007-01-18)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