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蒲公英中学电话访谈记录(图)

  前几日,JENNY问我网宣感觉如何,然后告诉我大兴蒲公英中学的情况,希望我仿照大兴团河实验学校电话访谈的情况,对大兴蒲公英中学先进行电话访谈。看着网上大兴蒲公英中学提供的申请资料,有一些问题他们已经谈到了,心里有点惴惴的,自己该问他们些什么呢?2006年4月26日(本周三)下午监考完后,把JENNY的访谈记录和大兴蒲公英中学的资料打印出来,然后开始打大兴蒲公英中学留下的固定电话。开始是学校一名会计接的,我自报家门是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的义工,希望了解学校的一些情况。学校的郑校长这几天外出,会计很友好的帮我找学校的胡校长,我说10分钟后再打过去。

继续阅读

不一样的地方–蒲公英中学

  今天去了一个特殊的地方,叫做蒲公英中学。它不是普通的中学,里面的学生都是外地来京务工人员,或者叫做"民工"的子女。虽然以前在媒体上看到许许多多相关的报道,但是都不及亲眼所见带来的那种震撼。   曾经无数次的思考,为什么同是生而为人,有些人能够口含金汤匙出世,有人却注定从小就流离失所动荡漂泊;有些人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构成了都市中小资到中产及至布波各种"族""阶层",而对有些人来说这些生活不单只是遥不可及,更加如同天书一般无从想象。曾经也怀疑过,是不是这就是注定的所谓的命运。 

继续阅读

蒲公英,愿你在广阔的天地间飞翔

当我面对着蒲公英中学孩子们那一张张稚嫩的小脸时,我想他们是幸福而快乐的。他们的父母千里迢迢来到北京,辛苦地工作,将所有的艰辛和痛苦,或者有意或者无意地隐藏在自己那与年龄有些不相仿的苍老脸庞后面,将难掩疲惫的笑脸展现在人前。但是,当他们想到孩子,想到未来的希望,脸上浮现出的笑却发自内心。一位家长对我说:"我碌碌无为的,我希望我的下一代比我强,所以,我把孩子送到蒲公英中学来读书。"

继续阅读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