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蒲公英中学

2010-03-31

 
  今天和一个朋友去大兴的蒲公英中学考察。蒲公英中学是第一所民办的非盈利的打工子弟学校,已小有名气。校长郑洪女士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毕业生。肯尼迪学院旨在培养公共领导人才,包括为公共部门和非政府部门服务。真正能回到中国扎根草根,从事公共事业的人才并不多。郑洪女士算是一个典型。
  这是一家中学。民工子弟学校多为小学。蒲公英中学立志正规化,希望办成一个真正的提供教育功能的学校。这也是教育部门唯一批准的民办民工子弟学校。
  我们大致参观了一下校园。这个学校基本由厂房改造,建筑基本是租用一家当地工厂。从教室、宿舍到礼堂,皆由厂房改造而成。
  虽然一切都很简陋,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二十多间课室,学校还有化学、物理实验室、计算机房、图书馆、食堂、学生宿舍、体育场等各种设施。这些设施基本由社会各界捐赠而来。
  学生由大约380人,来自二十多个省份。其中河南学生占了大部,有近一百人。教师也招聘自全国各地,共有30多人,其中包括许多志愿者。
  我们去时,学生正在上课。我透过窗口看到一个班级的学生正在上英语课。
  操场上停着一个中巴,上面有许多书。学校的书记说,这是首都图书馆的流动图书角。今天来这里服务,借书给学生们。
  我们去看了一下学生宿舍。有300多学生在这里住宿。一个房间大约住12个学生。
  学校里暖气不足,十分冷。在校长嘱咐下,我们都多穿了些衣服来。
  郑洪女士是气质优雅高贵。她的形象,倒和这里的人与景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反差。她是一个行动慈善家。
  郑洪女士指出,民办学校名声不好,因为大多盈利;而民工子弟学校又多管理混乱,加之其他各种原因,受到许多批评,并且被政府所不理解。
  蒲公英中学建于2005年,只有一年多历史。这个学校得以被建立,也算是一个特例。它得到了大兴政府的支持。在今天,能理解并支持这种服务公益的民间组织的政府官员并不多。
  郑洪女士的目标清晰而明确。把这个学校办成一个真正的非盈利的,为教育而办的,还民工子弟受教育权利的学校。我们很快得出共识,教育这种产品资源,不能单纯交由市场来配置。她深切理解在今天民办学校的现状与困境、义务教育与盈利间的矛盾,并希望能搞出一种模式,办出非盈利,真正为教育而办的学校。在这里办一个中学,也是为了把义务教育的这一块接上。政府不能或不愿做的,为什么不能让民间组织来做呢?

  行动改变生存。

  我们聊了许多话题,包括民工子弟及其教育,非民间组织,公共管理训练,中外文化交流。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她对学生的真切的关怀与爱。这不是一语两语所能道出的。在她眼里,民工子弟是那样的聪明、可爱、可塑,“他们很聪明好学,和一般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我们从来不会说他们不行”。学校鼓励学生们完成初中学业,并报读职业中学、高中。
  她跟我们讲了一个场景。一个美国考察团来参观,她让团员和孩子们交谈。孩子们的英语水平很有限,双方难以用语言沟通,就选择了用唱歌。美国朋友,其中有的还是老人,一起教孩子们唱歌。孩子们学得非常地好,和美国朋友们一起唱。美国朋友们越唱越高兴,一首接一首,不愿意停下来了。他们彼此之间,过去都还不曾听对方唱过歌。这是一个美丽的场景。看着郑女士讲述这些场景,我可以充分感受到她对学生们的这种不一般的感情。这个校园,好比是一个她苦心经营的家园,学生们好比是她的孩子。
  我想,她一定十分享受在校园里漫步,看学生们上课听讲。通过她,和许多人的倾注的心血,给予了这三百多个孩子受教育的权利与机会。
  尽管我总在尝试思考更宏观的社会性话题,譬如流动人口及其子弟、义务教育等,但无法不被郑女士的关怀与努力所深深触动。
  中午,我们在学校食堂吃了饭,一起的有一个学校的副校长,原来北师大的毕业生。外面操场上,孩子们有的打篮球,有的打乒乓球。校园里一番热闹的景象。
  午饭后,我们就结束了半天的参观,离开学校,向北京市区进发了。校园在身后,离我们远去。我们仿佛又在回到原来的世界、原来的生活。而这所学校似乎在另一个世界里。它的前景会如何呢?它能成功的经营下去么?它能成为一种成功的可推广的模式么?而它如此依赖郑洪女士,如果失去了她,又会如何呢?千千万万民工子弟的命运又会如何呢?

  (兔王 2007-01-11 http://jeune.yculblog.com/post.2542565.html)
 
 
 

Copyright © 2005-2015   中国·北京市大兴区蒲公英中学

www.DandelionSchool.org    pgy61288964@163.com Power by DedeCms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寿宝庄 邮编:100162

京ICP备14051327号 Powered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