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雨果奖后的一年里,郝景芳在做什么?

2017-07-27

  2017-07-25 李芳芳 北京周刊


 

我想让他们在整个人生中,也有那么小小的一个机会,比其他人更有优先序。

 

文末有专访视频送上,真爱粉儿建议从头读到尾哦!


2016年8月,郝景芳站在了雨果奖的领奖台上;很多人知道这个名字,可能也是从那时开始的。由此,我们知道了她的很多“标签”:清华学霸、科幻作家、宏观经济学博士……但很多人不太关注的是,她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属的一家研究机构做政策研究,还是一位年轻的妈妈,而这两点让郝景芳从宏观和微观的角度更加确信了教育的重要性。

 

如今,一些高知或巨富选择移居海外,郝景芳也可以选择这样的生活,但她没有。“国内的很多领域仍然原始粗粝,国内很多人生活环境仍然充满艰辛,如果有一些社会革新方面的志愿,就仍然需要在国内脚踏实地。”她在一篇文章中这样写道。 

 

 

光环就是要发光

 

郝景芳在2016年初创建了个人公众号“晴妈说”,分享她在婴幼儿教育方面的经验和相关学科知识,但事实证明,她并没有满足于此,她在寻求一个更大的平台。

 

她发现目前公益项目存在各种问题,大量慈善项目的可持续性很差。于是,在2016年湖北调研之后,萌发了一个想法:很多贫困山区风景美,可以做旅行,用文化旅行项目的所得去支持公益运转,即旺季做旅游,淡季做公益。项目刚刚起步,模式还在探索中,愿景是希望能够提供知识帮扶和教育支持,提供长期稳定可利用的资源,并且设计符合儿童心理的活动和课程。

 

雨果奖的光环让她获得了不少关注,她告诫过自己不要过多地受社会活动的影响,但却发现光环可以助她建立一个更大的平台,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想法。

 

“去年获奖后,奥迪找到我拍广告,我说,‘我有一个公益计划,可不可以做一些前期投入?’”郝景芳在专访中对周报君坦言。所以,那次郝景芳的广告费用就全部用在了她在贵州兴义楼纳村的儿童公益项目:童行书院。并且,在2017年1月开始了第一次面向社会的招聘。

 

 

楼纳童行书院效果图。童行书院在楼纳的首个驻点于2017年4月7日正式开工。

(郝景芳提供)

 

童行书院未来不会众筹募资,而是要自行消化公益所需的资金,用她团队的话说就是“挣钱和独立,有时候也是道德。”完全不讲商业回报的项目是难以持续的,但只为了商业回报会分崩离析。因此,她把童行书院定义为“旅行-公益”模式的社会企业。

 

与童行书院公益并行的是一个商业项目:童行星球。这是一个面向4-12岁孩子的创造力培训项目,以文学和科学两大类的系列课程为主。

 

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个点抓得很准确。应试教育培养“考试机器”而非社会所需要的人才这一现象,已经被诟病多年,企业头疼,个人迷茫。很多教育培训也都是围绕考试展开。从国家顶层设计“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到家庭教育创造力从娃娃抓起,无一不是强调如今创造力奇缺的事实。 

 

“创造力对于未来时代是最重要的核心素养。教育总是要面对未来的,如果二十年后的职场核心能力是它,那么对现在十岁的孩子做一些相关的训练是很必要的。”郝景芳说。

 

 

无力感和行动派

 

作为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郝景芳对创造力的理解和践行是真实而有效的。对她而言,培养孩子的创造力绝不是商业盈利的噱头,而是帮助孩子把头脑中的想法用不同的形式输出的核心所在。她在个人公众号里讲,利用各种演讲机会说,甚至亲自到北京大兴区蒲公英中学开班授课,做一名志愿者老师,顶着三十七八度的太阳,在没有空调的教室里和夏蝉比声高。

 

蒲公英中学是一所打工者子弟学校。因工作原因,郝景芳了解到目前大城市的公立学校对非户籍人口的壁垒依然很高。“孩子是在北京长大的,他们说的是清楚流利的普通话,思维活跃,成绩良好,有见识也有梦想。”郝景芳在文章《现实无力感真强,我也只能做这点事》中写道。

 

蒲公英中学的老师秦颖告诉周报君,很多孩子到初二就开始考虑回老家中考,或者到学校联系的合作学校读职高。尤其是成绩好的学生,父母更希望孩子可以参加高考上大学,哪怕条件是放弃挣钱养家回到老家陪读。

 

学校和老师们除了积极为孩子联系可以就读高中的学校,或者为更多流动儿童争取更好的学习条件,就只能在内心默默祝福。“这是渐行渐远的航船后面,无力的摇手和空洞的告别。”郝景芳这样形容。

 

 

郝景芳为学生们创作的故事做点评。(魏尧摄)

 

现实的无力感催生了郝景芳免费为蒲公英中学开故事创作夏令营的行动。让孩子们以自身的生活为蓝本,自发创作属于自己的奇幻故事。“奇幻也好,魔法也好,都只是故事的外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最希望孩子获得的,是为自己的生活赋予完整性和意义的能力——故事思维。”郝景芳为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堂课做了这样的记录。

 

她告诉周报君,所谓故事思维,就是把生活中的碎片性事件联系起来,创作自己生活的故事。通过故事去培养理解生活的能力,学会如何看待自己生活的境遇。除了为期五天的课堂内容,郝景芳还请了美术、剧作、纪录片老师参与指导,最终帮孩子们把他们的创作转化为作品。同样内容的夏令营,童星课堂对外销售,两三天就销售一空,还有很多人等待。


 

郝景芳邀请了专业画师将学生自己创作的“神兽”创意变成了动漫设计。(魏尧摄)

 

“从今之后,我自己只开免费课,只给打工者子女开免费课。”她在公众号文章中说。在收费课堂中,她是客座嘉宾教师,但在蒲公英中学的夏令营,她负责主班带每天的课。夏令营还将在蒲公英学校开课后延伸为周末写作阅读课。

 

“我想让他们在整个人生中,也有那么小小的一个机会,比其他人更有优先序。”


 

责任编辑:闫 

排版设计:卢一凡


Copyright © 2005-2015   中国·北京市大兴区蒲公英中学

www.DandelionSchool.org    pgy61288964@163.com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寿宝庄 邮编:100162

京ICP备14051327号 Powered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