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老师,那些蒲公英花儿(系列三)

2010-03-31

刘玉红:我不喜欢干别的,就只喜欢教学

 


 

  刘玉红,河南人,2005年8月毕业于河南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曾在北京的另一所打工子弟学校教书,2006年7月份来到蒲公英中学,现担任初一2班的英语老师兼班主任。
  采访刘老师的时候,正赶上学校放假学生回家,刘老师站在班级门口微笑着一一和同学们道别,并不时的对某个同学喊到:“我刚刚看到你妈妈了,让她一会儿过来找我一下。”事后刘老师对我说:“这些都是班上进步很大的孩子,希望跟他们父母谈一下,可以在寒假的时候督促他们学习。”当我说到要采访的事情,刘老师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关于学校

  刘老师谈到现在很多学校办学目的只是为了赚钱,没有什么教育理念,毁了一代学生,老师们也得不到任何的成就感。而现在蒲公英学校这样一个纯公益的性质,能立即让人感觉到学校是为了学生服务的,学生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而且,“校长对每个老师都很好,她真的太善良了,我们老师在她(校长)的领导下,感觉学校就像一个家,特别有凝聚力,工作上也特别积极特别有动力。”
  在北京的很多打工子弟学校,不仅工资不高,拖欠工资的事情也经常出现,以前刘老师就有过这样的经历。来到蒲公英后,刘老师说:感觉自己的每一滴血汗都被领导看到眼里,记在了工资里,拿的薪水能抵上过去的两倍多,感觉特别知足,“不仅如此,”刘老师接着说“学校经费虽然这么紧张,但是我们老师的钱学校不仅从来都不拖欠,而且经常拿出钱来让我们到外地去学习经验。上次学校拿出了2、3万块钱,你像我们这样一个学校能拿出这些钱真的不容易啊,拿出了这些钱,由副校长带着我们去扬州的几所重点中学去学习经验。我真的觉得学校对我们老师们的成长太用心了,我觉得在这个学校里特别知足。”

关于学生

  因为当班主任的缘故,所以和学生接触比较多,对学生也比较了解,在这些学生中,有一个让刘老师特别头疼的孩子。这个小孩人小鬼大,说出的话非常富有哲理性,而且经常能把这个大学毕业的老师给说得目瞪口呆。这个小孩子很聪明,但是不爱学习,而且从来不和周围的同学们在一起玩,总是坐在那里自顾自的打游戏机。刘老师不止一次得找他谈话问他为什么不和其他孩子一起,他说:“因为他们不需要我跟他们一起玩。”“那他们来找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玩呢?”“因为那是他们太无聊了,把我作为他们的工具、棋子,我才不会那么傻。”
  有一次,刘老师还会问这个孩子为什么老是不能克制自己想玩游戏机的念头,这孩子给老师打了个比喻:“老师,一个吸毒的人,当他毒瘾发作了,前面放着毒品,后面放着他最爱吃的东西,你说他会选择哪一个?”刘老师听了这个孩子的话,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失语状态。而且这个孩子经常对刘老师说“老师您对我说多少次都没用,什么也感动不了我,我就是个冷血动物,你们谁也改变不了我”。“这次考试的语文作文题目是我的一位中学老师,我看出来这个学生写的是我。他在上面写我对他的关心对他的付出,他说他都知道,并且也在尝试做改变,所以我觉得我在这个学生身上花费的心血没有白费,很有成就感。以后还打算研读一些心理学的书,我要帮这个孩子解决他心理的问题,我一定能把他的冰融化掉,”刘老师一脸坚定地对我说。对此,我深信不疑。

关于未来

  刘老师说目前还没有别的打算,"我在这个学校做的特别开心,如果学校没有大的变动,我想我会在这里继续做下去"。

 

 

(作者:明月 流动母亲安心行动 2007-1-30)

Copyright © 2005-2015   中国·北京市大兴区蒲公英中学

www.DandelionSchool.org    pgy61288964@163.com Power by DedeCms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寿宝庄 邮编:100162

京ICP备14051327号 Powered by DedeCMS